头条-HEJIAJI.YIJUNJUN.COM域名出售

长城举报比亚迪,阳谋还是诡计?

2023-05-26 00:00:00

@新熵原创

作者丨王思原  编辑丨伊页

完全没有一丝征兆,长城“背刺”了比亚迪。

今天一早,长城官方发布的一则声明将比亚迪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。内容称,4月11日长城汽车向相关部门就比亚迪PLUS DM-i、宋PLUS DM-i,涉嫌整车蒸发物排放不达标的问题进行了举报。

舆论发酵之下,比亚迪股价在A/H两个市场同时跳水,官方不得不在午间迅速做出回应称,长城汽车出具的检测报告无效,不能作为依据。

此前,长城和比亚迪两家自主车企的代表,可以说是井水不犯河水,甚至互送商标的“缠绵”还历历在目。但如今市场态势开始变得复杂,比亚迪是否真的存在问题?长城汽车为什么会突然“背刺”?这会是汽车行业内卷的开始吗?

01

明刀明枪的舆论战

不得不承认的是,无论调查结果如何,长城汽车这封声明放到今日披露,就是为了给比亚迪造成更大的冲击。

声明中提到的两款车型,比亚迪秦PLUS DM-i与宋PLUS DM-i,近两年的销量非常突出。据乘联会数据显示,2022年秦PLUS DM-i全年销量超过18万辆,是比亚迪全系列中的销量担当之一。

而宋PLUS DM-i2022全年销量为388048辆,是PHEV年度销量之最,并且不巧地夺走了长城哈弗H6在SUV领域的冠军宝座。

不仅如此,比亚迪宋DM-i冠军版就要在长城声明发出的下午正式发布。针尖对麦芒的味道,迅速吸引了大批吃瓜群众。

虽然比亚迪迅速出面质疑了长城检测报告的合规性,但此事件的结果并非两家当事车企能够决定。

根据整车国六蒸发排放标准,包含三大类排放:尾气排放、蒸发排放、加油排放。其中,蒸发排放是指存储在燃油系统的燃油,其碳氢化合物通过渗透和蒸发的方式排放到大气中;以及汽车其它塑料件、橡胶件、轮胎、内饰零件、油漆、化学涂层、润滑脂、密封件等材料的背景碳氢排放。

长城举报比亚迪“涉嫌整车蒸发污染物排放不达标”的事实依据是采用常压油箱。

‘新熵’就技术层面向业内人士询问得知,“一般来说,采用常压油箱不会直接导致增程车蒸发物排放不达标。增程车发动机在运行时会产生一定的蒸发物,包括挥发性有机物和氧化物等。这些蒸发物排放量是否达标,取决于车辆的设计和制造质量、燃油质量、驾驶行为等多个因素。”

“不过目前市面上包括理想在内的增程车企,大多采用的是高压油箱,这也是几乎所有增程车企的共识,甚至部分合资企业还上了电控电动主动吸附系统,这样才能保证油箱减少挥发,配合高压燃油系统,以提高燃油的喷射精度和效率。”该业内人士补充道。

从理论上看,油箱是否高压,确实会对于蒸发排放造成一定影响。此外,也可能是汽车其它塑料零部件所产生的问题。但无论如何,只要结果属实,都会牵扯到比亚迪的供应链企业。

一位检测行业人士透露,“在国内的有些行业当中,产品在上市以前需要厂家把产品送到指定的官方检测机构去做检测,而有些胆子大的企业会直接买通某些机构的检测人员产品,都不需要真正送过去就能够给你出一份报告”。

“而在企业内部,送到自己实验室的产品,有些时候研发团队,工艺团队,项目团队,采购团队,为了能够通过测试也会做一些手脚,哪个企业里都会有。”该人士补充道。

客观来说,长城汽车作为举报方并非没有风险,如果提交的材料出现事实上的纰漏,那么也会因虚假举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反之,比亚迪就要面临两款王牌车型“回炉重造”的困局。

02

长城不用急

其实“炮轰友商”这事,既不是汽车行业开的头,也非长城汽车的新手段。

去年年中,长城旗下魏牌CEO李瑞峰,在余承东自信赞扬增程式驱动系统后,连发多条微博抨击增程技术;随后,还在任的长城汽车总裁王凤英在对话CGTN记者时,抨击比亚迪在针对资本市场做战略设计,为融资而设计。

当时的大背景是,长城积极转型新能源,但小有成果没大突破。魏牌、哈弗等众多子品牌,各有亮眼表现却未形成合力。

如今长城直接实名举报竞争对手的行为,不免被人认为是“热锅上的蚂蚁”,到了最焦急的阶段。

从宏观层面来看,今年4月,乘联会公布的汽车销量Top10国内厂商中,已不见长城身影。比亚迪、奇瑞分别比长城高出11.7万辆、3.3万辆。

细分到品牌,4月哈弗H6销量只有1.5万,从曾经的SUV销量冠军,降为SUV细分市场第六名,更是与冠军比亚迪宋相差了1.8万。

承载着长城高端化任务的魏牌,虽然在2022年带来了丰厚利润,但好景不长。今年4月的数据显示,魏牌销量只有2375辆,在行业中已属于边缘水平。

欧拉一度在女性消费群体中“称王称霸”,但4月不足万辆的销量数据,也不及比亚迪海豚、埃安S单款车型的成绩。

下滑的销量也拖累了集团的利润。根据长城2023年一季报,当期归母净利润1.7亿,同比下滑89%,扣除非经常损益后亏损2.16亿。

毋庸置疑,短期来看长城确实到了紧要关头;但放长视角,长城也有押宝的大招。

早在2019年,长城汽车就独资成立未势能源,专注氢能源研发。纵观行业历史,氢能上车有可能是新能源发展的终极目标。氢能发展的政策以及补贴也逐渐被提上日程,从制氢到储运氢再到应用,有望迎来大范围更新与成长。

而目前全球汽车行业,仅有日本丰田、国内长城等为数不多的车企有所布局。并且长城在氢能方面已有一定建树,例如前不久未势能源推出的“木星”车载液氢储氢系统,能实现超过1000公里的续航里程。

如果待到氢能烂漫时,那么能够在丛中笑的大概率是长城。因此举报比亚迪的车型污染物排放不达标,也可反衬出自己剑指氢能源的环保人设。

03

写在最后

对于消费者来说,行业竞争一定程度上是利大于弊。

在智能手机高速发展阶段,友商之间相互揭短就是常态。从2014年三星、苹果因“弯曲门”互怼开始,再到小米冲刺高端时,与华为的冷嘲热讽。手机厂商之间能够快速明确地找到对家产品的漏洞,几乎每一款火爆的机型都少不了被各个友商点评一番。

排除捏造事实、不公对比等恶劣手段,这些动作客观上也起到了“互相监督、共同进步”的作用。手机行业加快了内卷速度,得以快速发展。

更为典型的例子是,2019年格力对奥克斯所售空调的能效标识提出质疑。当时,奥克斯称对方采用不正当手段诋毁同行,但最终的调查结果确实情况属实,前者不得不对消费者进行了赔偿。

再放到汽车行业,长城直指比亚迪的问题,无论结果如何,一方面为消费者找到一些可能存在的产品雷点,提醒消费者需谨慎选择;另一方面也在警示整个行业,除了消费者外,也有同行在时刻监督,在产品打磨上需要更加精细。

同行举报本就属于市场竞争的组成部分,相比于消费者和第三方监管,市场参与者有动机更有能力去监督竞争对手。从而避免个中猫腻发展成行业潜规则,进而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出现。

进一步说,追求性价比甚至是低质低价没有错,但底线是要符合国家标准,更不能欺骗消费者,否则就应付出代价。同行永远是一种无形的压力,它让竞争无处不在,也使底线变得清晰起来。